三方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新华网论坛

从逻辑思维的角度论“社会主义”的概念问题(二)



从逻辑思维的角度论“社会主义”的概念问题(二)

文/罗真言

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社会本质区别在哪里?
不可否认,基于我国将处于并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国情,现阶段实行的经济制度中有一些资本主义成分,有一些特征与资本主义社会的一些特征有点相似。但只是相似,而本质是不同的。如果说我国社会的主要经济形态,与资本主义国家没多大区别,那我国就不叫社会主义国家了,但事实上与资本主义国家有很大的本质上的不同的。经济基础方面,在现阶段,我国实行的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经济成分并存的经济制度;政治上,坚持共产党的领导,因为中国共产党是代表人民利益的党,这是我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
判断一个社会形态主要以生产关系来判断,其生产关系是指占统治地位的生产关系。纵观历史,历史社会也不是全典型和整齐划一的社会形态。比如,封建社会在初期,有农奴制的残余;在末期,还有一些资本资本主义的关系;不同历史社会都有个体经济。一些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还有一些社会主义的特征。比如,德国、日本,从分配关系的角度来看,国民的收入水平已是很高了,他们自称是“社会主义”国家了,但这只能说已有了社会主义生产关系主要是分配关系的萌芽了。这些高福利高收入的国家,是建立在发达的技术和向第三国资本输出的基础之上的。如果资本经济危机爆发的可能性没有克服,那资本主义也不是永恒的。资本主义社会的主要矛盾还是社会化大生产同私人占有制的矛盾。
我国社会主义探索实践告诉我们,单一的所有制和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超越了社会发展阶段,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并不能促进生产力的发展,中国必须走适合本国国情的社会主义道路,这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我们必须坚信,我国是社会主义。
可能有人说,现在我国的民营经济已占了半壁江山,这是否改变了我国社会主义的性质呢?还有人认为,应把现在的社会叫“半资本社会”还准确性些。我国社会主义性质是没改变的,叫“半资本社会”也是不正确的。我国实行的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经济成分并存的经济制度,这没动摇就没有改变我国社会主义的性质。不能简单地认为,现阶段我国的生产资料一半是公有,一半是私有。实际上起主导作用的生产资料、重点领域或关键领域的生产资料还掌握在国家手中。所谓另一半私人占用的生产资料中,土地还是公有的。从社会生活资料的分配使用来看,民营企业经营者可能比一些社会的一般成员物质社会要丰富些,但不可能买下土地变为私有来建城堡、建庄园或其他奢华的不受限制的享乐设施的,这是社会主义性质决定的。
不管民营、公有,国家可以通过税收、价格、工资等经济杠杆调整国民的工资收入水平,实现社会产品的二次分配。对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公有企业,国家还可以通过价格调节来控制其垄断利润。因为我们是共产党执政,能够代表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的,有能力实现社会产品的再分配调节的。
曾经有人主张“国退民进”“国进民退”这都是不对的。公有经济要大发展,非公有制经济要大发展这都是我们现在、未来很长的一段时期需要的,都是发展生产力的。因为现阶段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没有变。国有企业在保障职工的利益上是做得比较好的,但其存在的弊端也是明显的;民营企业效率比较高,在保障职工利益上需要完善的。长处都要发扬,短处都需克服。
我在去年在《公共财富论》“土地篇”“矿产篇”、“道路交通篇”、“公共网络篇”、“市政设施篇”等论述了我国的公共财富,公共财富中主要包含了公有生产资料,论述的目的在于论证我国社会主义性质。里面举了一些实例,比如,现在农村电网建设、乡村道路建设,若按资本化营运,任何资本都不会投资到那儿去的。一个农村行政村投资上200多万的电网建设,恐怕100年都难收回投资;乡村公路若按资本化投资建设,恐怕至今很多农村还是泥泞小道。国家为何要投资建设,因为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现在国家实行精准扶贫,对外出务工居无定所的农民工国家给予扶贫补贴在老家农村建房,这为何?因为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还有我国现在实行并不断调整完善的各种保障政策。这些说明,我们国家走的是社会主义道路,我们的社会在长期的发展中,不能是城市像欧洲,农村像落后的非洲。
四、社会主义会演变吗


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东欧社会主义国家发了剧变。一些学者、历史学家、其他社会主义国家政党对此进行了分析研究和总结,结论也是多方面的。我认为,首先,单一所有制的经济形态虽叫社会主义经济形态,但过早实行超越了社会发展阶段,也就是社会主义的开始发展阶段,其生产关系并没有促进生产力的发展,反而阻碍生产力的发展;其二,在那样的经济政治体制下,分化出特权官僚阶层,而人民群众虽没受到直接剥削,但物资文化生活水平没得到改善或提高,人民不满意,人民不拥护执政党了。结果是政党解散,政府垮台,社会主义制度解体,演变成为私有制的资本主义社会。东欧剧变的教训,是我国应吸取的。所以中国共产党走改革开放之路是正确的,把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始终作为关系党和国家生死存亡的高度来抓的重大政治任务是具有重大而深远意义的。
回想我国的30多年前,如果不进行改革开放,正如邓小平说的就是“死路一条”。现在,我国走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是否会发生新的演变,也就是温和演变呢?现在我国的民营经济已占了半壁江山,如果民营企业绝对数量超过国有企业,那社会主义性质是否会发生质变呢?哲学上讲,事物的发展变化总是由量变到质变,由质变到新的量变,这种量变和质变的相互联系和相互转化就是质量互变规律。量变是质变的必要准备,质变是量变的必然结果。按此原理,如果我国民营企业的发展数量远超国有企业,那是否发生了质变呢?。这么说,土地包括农村土地私有了,重点领域或关键领域的生产资料私有了,那我国社会主义性质就发生改变了,相应的上层建筑也会发生变革的,到时候中国非动动荡不可,这绝不是危言耸听。但就现在的发展情况来看,民营企业虽有大的发展,但没有改变我国社会主义性质的,占主导地位的还是公有制的生产关系。事实上,我国从建国以来到现在,国防工业,其他尖端技术领域、基础设施建设上取得的巨大成就,都是在国家主导下取得的,但不能一切领域都由实行公有公营,这是实践所证明了的。
我们需不需要防止演变呢?改革开放初期,我们党和国家强调反“左”防右,主要是反“左”;但今天防“左”防右都不能放松了。
五、我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发展
人类社会总是朝前发展的,社会主义社会也是这样,但社会发展是一个长期的历史过程,前进的道路可能是曲折的。否定社会的发展,是不符合辩证法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社会有怎样的发展呢?邓小平92年南巡有一个讲话:“恐怕再有三十年时间,我们才会在各方面形成一整套更加成熟、更加定型的制度。”改革开放前30年,实际是“典型社会主义”的变化过程,所谓“变化”不是指由低级到高级的发展,而是基于国情回到初级形态,这是艰苦实践探索的结果。改革开放以来,经过不断探索和实践,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向完善和定型发展,这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发展。那么,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定型后是否不发展了呢?肯定是要发展的。否定它,是不符合辩证法的。基于我国将处于并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国情,我国确立的公有制为主体多种经济成分并存的经济制度和分配制度在一百年不会动摇的,党章也强调了这一点。说“变”指从长期的历史来看,说“不变”是指一定历史时期。说基本经济制度不动摇,并不说一切都该处于”静止”状态了。一定历史时期,特色社会主义的生产关系还是要调整的,因为社会生产力即使在一百年时期也是在不断发展的。就今天来看,现在的社会生产力与30年前不可同日而语。根据马克思主义的观点,生产关系一定要适合生产力的发展情况,所以生产关系会有一些调整的。理解生产关系时,其内容一般归结三个方面:生产资料所有制形式,不同社会集团在生产中的地位及相互关系;产品分配形式。虽说社会产品的分配主要是由生产资料所有制主导,但不能僵化地看它。在这一百年,我国的基本经济制度不动摇,但产品的分配关系会根据社会发展情况会有所调整的。这就是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发展有两层含义:从历史进程来看,一是向高级方向发展;二是从近期历史发展看,生产关系中的分配关系向国民普遍方向发展,实现共同富裕,但绝不是实行平均主义。这里面有“两个一百年”的目标,没有分配关系的调整,实现其目标是很艰难的。当然,在发展时期,国家通过投资建设,也能在一定程度上实现国民收入的大提升。这是经济学研究的问题。
在特色社会主义发展道路上,我们还有许多探索的问题。比如,农村经济由家庭联产责任制如何向社会大生产的发展,农民称谓是否要改变;能否建立最低工资保障机制、抑制奢华生活机制(我在去年《反“市场经济体制腐朽性破坏性论”》提到了这个问题),提出这观点有其根据的:一是实现共同富裕的需要,二是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因为能源的利用,智能化、信息化的高度发展,社会创造财富的能力呈几何级数放大;抑制社会奢华生活,因为社会中奢华生活现象可能影响党的执政’);计划经济能否有限实施等。这需要实践来回答了。


六、我国坚持社会主义方向应记住什么?坚持什么?注意什么?
一是始终坚持共产党的领导。社会任何“多元化”领导的论调、思潮我们必须坚决反对。社会主义最核心的本质是什么,就是中国共产党领导。如果不坚持共产党的领导,社会主义性质是无法保证的。邓小平当年强调坚持四项基本原则,这是看得很深远的。我们坚持共产党领导,要注意的,那些徒有其名的“党员”是不能进入党的干部队伍的;那些拥有巨大的私人生产资料的是不能进入执政党的,但可以参政。如果不这样,是无法保障广大人民群众利益的。
二是始终记住贫穷不是社会主义,始终记住两极分化不是社会主义。这虽不叫定义,可以给那些思维僵化的人尤其是思想极“左”的人一个提醒。一些人抱着过去时的僵化社会主义概念来否定特色社会主义,难道人民群众一直过穷日子舒服些吗?一些从国外某些社会主义国家旅游回来的人说,说那些国家的发展只当中国60年或70年代的水平。我们希望我国是那样的吗?社会发展到两极分化也不是我们需要的。当年,邓小平讲,“如果出现两极分化,我们的改革失败了”。我们的社会不能出现像某些资本主义国家那样,有富人区和穷人区,并人为的在富人区和穷人区建起隔离墙。只要“两个一百年”的目标实现了,我们的社会不会是两极分化的社会。
三是在发挥市场经济的作用时,要克服市场经济的不足和消极方面。我在《反“市场经济体制腐朽性破坏性论”》中简单地谈到了这些问题。一些领域要探索研究,比如,农业方面,过去实现联产责任主要是调动农民的积极性,但到了今天,又出现新的问题。不论农产品增收与否,农民的利益难以得到有力保证。
四是始终不放松反腐败斗争,作风建设永远在路上。我们反腐不只是对于党政领导干部,“苍蝇”也必须打的。那些公有生产资料领域中出现的与非公有制领域中的不正当、不公平的交易也必须是我们反对和斗争的。
五是牢固树立“”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大发展理念。始终把发展作为第一要务,人民群众的生活质量才会显著提高。
总而言之,我们在走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坚持、强调该做的,我们会增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论自信、制度自信、道路自信的。
2016年9月




分享到:新华微博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回复 引用
此主题共分: 首页 上10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下10页 尾页
 
标题 (当前可输入字数:50)  
 
内容
 
 
 上传单张本地图片 许可格式:jpg, gif, png 许可大小:小于600K
 
附件信息

图片:

描述:

 
 回复通知 不通知 通过论坛短消息  
 
用户名: 密码:         注册新用户      找回密码